我的美国梦不是送货司机



文章来源: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   时间:2010年01月26日 点击:3556 次 评论: 0


6月的芝加哥还有点凉,早上6:30,杨哥走出不足六平方米的卧室去送货公司取单。杨哥开着自己的车从芝加哥的唐人街拐到55号高速,55号高速横穿芝加哥市区,平时车流不息,但此刻它正在晨光中享受难得的平静。
 
今天杨哥要开的是6号大卡车,最近的送货地点在 俄亥俄州的拿破里,最远的在 密芝根州的底特律。杨哥常跑这些地方,路线都熟得很,走哪条高速,在哪一个出口下,什么路段用雷达测速的警察多,杨哥能倒背如流。上了80号高速后,杨哥给中国的亲人打电话,他一边开车,一边听女儿说六一儿童节文艺表演的事情。

杨哥今年34岁,辽宁抚顺人,2001年来美国,先在加州一家餐馆打工,去年1月在来到芝加哥后,就一直干送货司机这一行。“来芝加哥的第二天就要送货,东南西北都没整明白呢,急得嘴起泡。开着小面包往市区送货,来回只要1个小时的,我要了3个多小时,心想头一次送货就搞砸了,老板该不要我了。”说起来美国后的经历,杨哥如数家珍,“我在市中心里转了两个小时,头晕了,心也凉了,最后终于回到公司,老板倒还实在,说既然我还能找回来,证明我还行。”

来美国前,杨哥是生意人,曾在抚顺开过第一家液化气站,后来生意不好做了,就来美国淘金。杨哥的美国梦并不是做送货司机,他想做贸易。“我想做工艺品生意,可自己不太懂英文,连个手机帐单都看不明白,想做生意,难啊。”杨哥说。杨哥买过学英文的磁带和书,可坚持两个月后就放弃了,没老师指导,难有成效。

其实杨哥的英文在他的同行中是最好的了,上午8点多杨哥在印第安纳州的一个加油站加油,工作人员问送货公司名称及卡车编号,杨哥能听懂关键词,还能用英文回答。上午11点,大卡车到达第一家中餐馆, 卸货后,餐馆的伙计们向杨哥要世界日报,他们见了中文报纸都象见了宝贝似的。杨哥说这些福州仔大都不懂英文,平时又很少有机会出去买报纸,给每家订货餐馆送一份世界日报,也算公司稳定客户的策略。 

说起来美国后的心灵体验,杨哥总结出两个词,“孤独感”和“危机感”。刚来美国的那一阵,人生地不熟,杨哥最喜欢唱的流浪歌,他觉得那歌唱的就是自己。杨哥的危机感来自工作和家庭。做送货司机不是长久之计,工作辛苦,又学不到东西。再过几个月,杨哥的夫人就要过来了,可提起这事,他又喜又愁。喜的是夫妻团圆,愁的是孩子的问题。 杨哥的女儿在大陆上小学三年级,夫人舍不得孩子,要带孩子来美国,可杨哥的顾虑很多。让孩子来美国,杨哥一怕孩子不适应美国的教育方式,二怕孩子在美国会学坏,三怕孩子的问题束缚自己的工作。让孩子呆在中国呢,杨哥一怕孩子被爷爷奶奶宠坏,二怕孩子在中国呆久了来美国不适应,三怕孩子长期同老人住一起会影响孩子的思维方式。左右都是怕,的确让杨哥头疼。杨哥只有初中文化,但丰富的社会阅历使他的谈吐明显超出了他的同行。

杨哥一天至少要抽一包烟,跑长途的,疲劳驾驶很危险,抽烟可以提神。早上6点半从芝加哥出发,到第一家中餐馆花了将近4个小时,中途绕道卸货、吃饭,大概7个小时,卸完最后一箱货时已是晚上6点45,从底特律回芝加哥也是4个多小时。晚上11点12分杨哥才回公司交单。杨哥这一天的工作时间约为16个小时,总行程超过500迈。 

对杨哥来说,工作辛苦不算什么,最让杨哥难受的是前途的问题。人到了美国,可杨哥的美国梦还很遥远。“来美国了还只会讲中国话,就只能在唐人街的圈子里混了,既影响视野,又影响就业。我现在最渴望的是精神食粮,我想做贸易,需要学英文,学美国的法律、商业方面的知识,可门儿都没有,谁来教我啊,而且干货运累死累活的,哪有时间学啊?就我这点文化,找个轻松一点的工作难啊。”

 

(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)

 


发表评论:
           
在线人数:565 游客人数:445 注册用户总数:3838 论坛法规 关于我们 联络我们
chineseofchicago.com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, accuracy,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by other users.
Copyright (c)2004-2012 chineseofchicago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Privacy State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