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载江湖一场梦



文章来源: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   时间:2010年01月26日 点击:5382 次 评论: 0

 

“来美国后不适应,又受欺负,十五六岁的我,便产生叛逆,相信暴力可以解决一切问题,从此步入黑道。现在,很多人在走我的老路。”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―――“鬼影帮”黑老大语录

 

 

十载江湖一场梦

 

 

(一)

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芝加哥华裔黑帮“鬼影帮”(Ghost Shadow)名噪一时。在不少老一辈侨胞眼中,芝加哥“鬼影帮”是“好的黑社会”,因为他们不收保护费,不参与贩毒,主要以经营地下赌场为主。此外,慑于“鬼影帮”的“威名”,当年胡作非为的黑人,从来不敢来唐人街捣乱。

这个被人称作“好的黑社会”的帮派,其帮主是个什么样的人?几十年后的今天,记者与这位黑老大面对面聊天。

这位黑老大人称诚哥,1987年解散芝加哥“鬼影帮”后,便“金盆洗手”。诚哥身材精瘦,目光犀利,透过平头的短发,头皮上的一道斧痕依稀可辨。

“不收保护费,不准贩毒是我定下的规矩。”诚哥说,“不收保护费,因为芝加哥是我家,兔子不吃窝边草;不准贩毒,因为我见过道上的朋友吸毒贩毒,下场都很惨。”

诚哥现年49岁,15岁时来芝加哥,他称芝加哥是自己的家,也不为过。对诚哥来说,1974年1月21日下午3时30分是他一生难忘的日子。那一刻,决定了他13年的黑道生涯。

当时当刻,在芝加哥唐人街“天下为公”牌坊附近的一家台球室,愤怒的诚哥用斧头砍人。被砍者,是来美国有些年头的华裔青年,此人经常欺负像当年诚哥那样刚到美国不久的青少年。被砍时,他衣兜里也揣着3.8口径的手枪,不过诚哥的斧头更快,此人被砍七八斧,重伤。

“仇人是事业的一部分。”谈及黑帮生涯,诚哥如是说。诚哥砍了仇人七八斧头,从此便步入黑社会。砍人之后,诚哥避免了警察的麻烦,后来被砍者的“小弟”(William Chin)也转而跟随诚哥打天下,成了朱的“左右手”,最终在1981年震惊芝城的唐人街枪击案中命丧黄泉。

为什么要拿斧头砍人?在唐人街附近的一家咖啡厅,诚哥对记者说:“13到16岁的青少年,最容易产生叛离心理。来美国前,我在香港,亲戚朋友,什么都有。来美国后不适应,又受欺负,十五六岁的我,便产生叛逆,相信暴力可以解决一切问题,从此步入黑道。现在,很多人在走我的老路”。

诚哥生于广州,6岁随父母移居香港。由于祖父很早就来到美国,于是15岁的诚哥到了芝加哥。“对于移居美国的青少年来说,头6个月到1年的时间内,他们最需要家庭的关爱。”诚哥说。1972年诚哥来美国,父亲并没有跟着来,因为他父亲需要中途辗转南美洲诸国,最后才历经磨难进入美国国境。

对于很多刚来美国的中国家庭,父母都在餐馆等处做工,起早贪黑,与孩子交流沟通少,很容易让孩子得不到家庭的温暖和关爱。诚哥的家庭虽然和睦,但他和父亲5年多的分离,使父子之间产生隔阂。诚哥说:“有这样的时候,我把钥匙插进家门,但又拔了回来,因为我受不了约束。”

15岁的青少年,正处在人生观、世界观形成的时期,这个时期脱离亲朋好友,来到人生地不熟的美国,得不到家庭得温暖,又遭人欺负,从而产生暴力倾向,最终走入黑道。如此人生路,似乎可以理解。

正是因为他的人生经历,诚哥非常看重家庭凝聚力。他奉劝很多在餐馆做工的父母:“不管你有多忙多累,也要抽时间和孩子在一起,不要为了多挣几个钱,却毁了孩子的前途。”

也正是因为诚哥看重家庭凝聚力,他对意大利裔的态度是又愤恨又敬佩。愤恨的是,意大利裔总是欺负华裔,敬佩的是,意大利裔有很强的家庭凝聚力,此外,还有意大利黑手党的“敬业精神”。

“你注意观察,在美国很多城市,意大利裔社区总是紧挨着华裔社区,为什么?因为华人好欺负!”诚哥说。至于问题的另一面,诚哥说:“不管是墨西哥裔,还是意大利裔,他们吃晚餐总是全家人一起吃的,这一点,有多少华裔家庭可以做到?”


诚哥对意大利裔怀有敬佩的一面,还因为意大利黑手党的组织严密和“敬业”精神:“意大利裔黑帮团结敬业,他们为了维护自身规则,可以为了5毛钱去杀人。”

 

(二)

 

1974年1月诚哥砍人后,在道上一举成名,被小兄弟们拥为老大,留红发、金发,招摇过市。但他真正意义上的黑道生涯,却是在纽约的几年中开始的。诚哥说,在七十年代的美国,纽约对华人来说是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,而芝加哥的华裔则算是“灰头土脸、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人”。

七十年代中期,诚哥去了纽约,并加入当时独霸纽约,红极全美的华裔帮派“鬼影”帮。当时纽约“鬼影”帮是模仿香港的“新义安”,其成员在犯事后,警察总是抓不到,象“鬼影”一样,因而得名为“鬼影”帮。

纽约“鬼影”帮全盛时期,开赌场无数,控制纽约一半以上的商户、整个纽约上城区的20多家妓院,此外还收取保护费,开有“太白夜总会”,经常邀请台湾香港的名歌星登场演出。

“在纽约,我们吃饭从来不用给钱。”对于当年在纽约的黑帮生活,诚哥侃侃而谈,“当时纽约的妓院,大多是韩国裔女人,但后来慢慢地,变成以华裔居多。”

纽约“鬼影”帮,相对于当年凶悍疯狂的越南裔帮“BTK”(Born  to Kill)来说,其手段似乎更“中庸”一点。BTK帮派敢于和警方火拼,拿土制炸弹袭击警车,而“鬼影”帮则是警方眼中的“鬼影”。但是,维护帮派“规矩”,“鬼影”也绝不手软。诚哥介绍,当年纽约一家餐馆老板不交保护费,被一“鬼影”小鬼用米钩刺穿肩胛骨,在地上来回拖走十几米,血流满地。

至于帮派斗争的凶残,诚哥认为很多电影都只是反映了一点皮毛。在70年代,三番市“华清”帮进入纽约打天下,并与纽约的“黑鹰”帮联手,造成与“鬼影”帮的利益冲突。在这场冲突中,诚哥知道有黑道成员被逼吞玻璃渣,然后“打包”(处理尸体)仍进纽约的East River。

“纽约的East River,是意大利黑手党、华裔等诸多帮派的抛尸的首选地,因为该处为死水,尸体不会上浮。”诚哥说。

在纽约,诚哥也学习很多黑帮的生存之道。“电影中常有拔枪射击的镜头,这些全都是放屁!”诚哥说,“决定生死的时间大概是十分之一秒,要生存,你必须不用拔枪,在紧要关头必须时刻握住枪,藏在衣服里。在枪战中逃跑,你要侧着身跑,这样身体的中枪几率就小很多。”

在与记者聊天的咖啡厅,诚哥还演示一个杀“回马枪”的枪战动作:弓步侧身,上半身尽量下俯,同时回手还击,这样即便自己中枪,多半也是打中屁股,死不了。

70年代后期,纽约“鬼影”帮分裂,帮派内出现火拼,其影响力也大降,赌场关门,生意大跌。1978年,诚哥回到芝加哥,回芝加哥时他对兄弟们说:“左手打右手,没意思。”

回到芝加哥,诚哥组织“鬼影”帮分舵,要在芝加哥打出天下,但受到芝加哥既有团体的盘问和打压,只得到如今芝加哥的北华埠发展。在芝加哥“鬼影”帮最强盛时期,他们在北华埠“罩场子”,可以有四五十个人上楼,楼下还有七八辆车在转悠。

1980年初,纽约“鬼影”帮老大在麻将馆中埋伏,身中三枪,来芝加哥修养,诚哥负责一切。在纽约“鬼影”老大加盟后,诚哥的势力进一步壮大。在与记者聊天过程中,谈及最近芝加哥27街附近有不少人吸食变质可卡因毒品而死亡,诚哥说:“27街夹State街一带,就使我当年买毒品的地方。” 

 诚哥的“鬼影”帮以开设赌场为主业,通过“抽水”(赌场提成)和出老千,收入颇丰。除了在芝加哥扩张势力,当年诚哥还带领弟兄们在美国多个州的地下赌场“走鬼档”(四处出老千赚钱,打一枪换一个地方),有时一晚能赚取上万美元。

 


(三)

 

芝加哥“鬼影”帮被人称为“好的黑社会”,除了他们不收保护费,不贩毒外,还与他们“驱逐”在唐人街胡作非为的不良黑人有关。“那时没人敢来唐人街店铺捣乱,没有黑人乞丐敢追着路人要钱,我们是见了黑人就打。”提起当年勇,诚哥笑道,“在华埠图书馆后面,当年有一个桥洞,直通黑人区,我们就在那儿守着,在唐人街胡作非为的黑人必然从那儿经过,我们见一个打一个。”

芝加哥“鬼影”帮势力的扩张,使得“鬼影”与唐人街既有团体的利益冲突加剧。于是,就有了1981年震惊芝城的唐人街枪击案。当时,该既有团体出5万元买诚哥的人头,并雇佣7个枪手,在如今的培德中心二楼设埋伏,开40多枪,导致诚哥的 “左右手”(William Chin)死亡。

1981年,伏击诚哥的枪手,就埋伏此座大楼的二楼

 

枪杀案发生后,诚哥收到对方“不谈判,就打包”的通知,于是就有了他“单刀赴会”去纽约,一进谈判室,便被多个枪手拿枪指头的经历。

此案引来FBI介入,牵扯出私开赌场、黑白勾结等诸多问题。FBI为查枪击案幕后人物,最终导致当年芝加哥第一区区长Fred Roti和 Pat Marcy被判勾结黑道、收取贿赂罪。当时,审理此案的库克郡巡回法庭法官Thomas J.  Maloney也收取了贿赂,此事后来也成为Thomas J.  Maloney被指控的原因。

也是因为此案的影响,诚哥在1987年解散芝加哥“鬼影”帮,退出黑道。诚哥退出黑道的直接原因,是FBI以查税为威胁,要求他作“污点证人”。而诚哥退出黑道的深层原因,有对黑道生活的心灰意冷,也有对家庭负责的考虑。

诚哥总结了很多“黑帮定理”,其中一条就是:爬得越高,摔得越重。诚哥解释说,在黑帮,老大总是被老二干掉的。此外,在枪击案的法庭审理中,诚哥遭一个合作伙伴的出卖,这些都导致诚哥在1987年解散芝加哥“鬼影”帮。

十几年的黑帮生涯,诚哥没少经历腥风血雨,他多次被人开枪打,所幸没有受伤,他头上的斧痕,是在纽约时留下的。当时他已被警察拷住,按在地下,结果疯狂的仇家赶来,当着警察的面砍了诚哥一斧头。

有讽刺意味的是,这位定下“不准贩毒”帮规的老大,自己却在1985年左右染上毒瘾。也是因为吸毒,诚哥又增加了一个一生难忘的日子:1995年12月5日。“这一天是我开始戒毒的日子,我死也记得。”诚哥说。

戒毒后,诚哥体验了生命被重新锻造的感觉,整个人生观彻底改变,他珍惜和体验着平凡的每一天。至于戒毒是否成功,诚哥说:“只有我死了,你才可以说我戒毒成功了,因为戒毒后又坚持不住的人太多了。”

诚哥是受不了约束的人,如今他每天吃完早茶帮儿子打理餐馆,此外还是一家著名戒毒机构的志愿者,从事公益事业,给很多戒毒、戒酒的人提供经验和帮助。记者认识诚哥,也是在警方一次有关预防青少年落入帮派控制的讲座上。诚哥表示,如果有人需要戒毒帮助,可以通过本报与他联系。

“十载江湖原是梦,梦醒一场空。” 回想十三年的黑道生涯和十年的吸毒经历,诚哥说。黑帮生涯让诚哥累积百万家产,却又因吸毒而散尽。如今的诚哥,其人生近乎大彻大悟,他讲的一些话也颇值得回味。

对金钱的追逐是他黑帮生涯的原动力,而如今他却说:“贫穷有定义,富贵没有定义,人的贪心是无穷的,关键是看内心的平静和知足。”

曾经相信“仇人是事业一部分”的诚哥,如今在唐人街偶尔也会碰到当年被他砍了七八斧头的“仇人”。诚哥对记者说:“如今看到他,有时也会打打招呼,但心里很难受。当时其实可以有其它解决办法的,岁数大了,才知道当年的冲动是多么的鲁莽无知。”

诚哥马上就要迎来结婚28周年纪念,他并不认为婚姻是爱情的坟墓,他说:“婚姻是爱情的继续,你要给生活惊喜和新意,比如故地重游,周末和太太 去外地度假。”看到大街上有些老夫妻走路一前一后,诚哥颇为不屑,他说:“像牵狗一样,算什么婚姻!”

 

(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)

 

 

 


发表评论:
           
在线人数:565 游客人数:445 注册用户总数:3838 论坛法规 关于我们 联络我们
chineseofchicago.com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, accuracy,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by other users.
Copyright (c)2004-2012 chineseofchicago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Privacy Statement